王都那热闹街道的旁侧,一条光线阴暗的巷道之中,响起了急促的喘息声、繁杂的脚步声和因为痛苦而发出的悲鸣声。

  而声音的源头,则是一群冒险者,他们藉由不知从何处得到的符咒来强化力量,变成了身着漆黑铠甲的怪物。

  此刻就在现场的顾武能够看到盔甲下方那猩红色的皮肤以及少许反光的鳞片,看来在用符咒变化出护甲的同时,他们的躯体也发生扭曲,以非人类的力量挣扎着、跑动着,势要挣脱束杀掉位于他们正面的顾武。

  被当作敌人的顾武自然没有眼睁睁看着他们靠近,在意识到压缩的空间无法继续困住敌人的时候,顾武便动用了新的能力。

  将双手合在一起,眼前的空间也冒出了大量的刀刃、利剑、棍棒!

  这些足以致命的武器分别从地下、左侧跟右侧出现,诞生于虚空的它们立刻锁定了目标,然后以相当精准的手法突刺而去!

  妄图挥舞手中的装备砸烂顾武身躯的怪物们瞬间被利刃吞没,然而这次攻击并未将它们给杀掉,毕竟顾武不认为这一切是他们的错。

  于是在此时此刻,冲向顾武和阿尔泰尔的所有人的手脚被刀刃卡住,动弹不得,而脖子也被长枪封锁,跟着是肩膀、腰部都被斧头跟棍棒固定,哪怕想要移动分毫都不可能。

  对敌人的仁慈是对自己的残忍,但强者对弱者的怜悯却并无任何问题。

  看着这群在大量武器中被彻底定住的怪物化人类,顾武这才迈开脚步,拉近跟他们的距离的同时准备好了催眠的术式。

  虽然顾武可以肯定是安兹的部下,也就是那群守护者在搞鬼,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确认一下比较好。

  而在顾武走过去的时候,阿尔泰尔同时移动到了附近的房顶,站在高处的他能够第一时间亲眼看到四周的情况,确保不会有突然出现的敌人。

  走到一名敌人面前的顾武伸出了右手,闪烁着蓝光的指尖释放出催眠术式的力量。

  然而就在这个瞬间,原本张牙舞爪的敌人却猛地咳出鲜血。

  大量的红色血液落在地面,飞溅而起的血花沾染在了顾武的裤腿上,那名咳血敌人却在此刻发出了低沉的笑声,隐藏在头盔之下的双眼闪烁着妖异的光芒。

  “敌人……恶魔的走狗……我们一定要杀了你……然后得到足够多的钱……那样就可以……”

  轰然一声,对方的躯体发生了爆炸,被卷入其中的顾武以护盾保护了自己的安全,不过仍旧被冲击打飞了一段距离。

  “顾武?!”

  听到了下面的动静,原本在上面观察各处的阿尔泰尔不免有些担心的发问。

  “没什么问题!只是有个人自爆了而已!下面都是血色的雾气!”

  “刚刚的响动已经引起了注意!我们要离开了!而且不只是那次响声,远处还有一些人马正在靠近过来。”

  “莫非是我们的情况已经传开了?”

  不是‘伪装成人类的恶魔’,而是这些人口中的‘恶魔的内应’或者是‘恶魔的走狗’什么的。

  顾武想到这里的当下,前一刻发生的自爆冲击打散了顾武固定敌人的武器,以至于获得自由的怪物们立刻血雾中发起了攻击!

  视野里面全都是鲜红色的气体,穿梭于里面的怪物们似乎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环境,所以他们以极快的速度在不同的位置移动,妄图借此来迷惑顾武的判断。

  可惜的是他们都没有认识到一个现实……

  顾武毫不畏缩地走向前方,忽然黑红色的身影化作一股疾风猛地从右侧袭来!

  右脚踏地的顾武制造出响动,而大地也回应了他的动作,被支配的泥土突破了地面,化作重拳的姿态猛击右侧的敌人!

  盔甲被命中,传递过去的力量让右侧偷袭顾武的敌人口吐鲜血,身形扭曲,朝着天空飞去。

  左侧也出现了脚步声,手持双刀的敌人灵活地左右跳跃,跟着将武器猛地挥向顾武。

  这时候已经抬起左手的顾武骤然加速摆动,掠过空中的左边画出一个半圆的轨迹,而位于轨迹上的双刀直接因此碎裂!

  吃了一惊的敌人尚未反应过来,顾武便逆时针旋转身子踢出一脚!

  双刀碎裂的盔甲怪物发出痛苦的哼声,哪怕有着盔甲的抵挡,但是顾武释放的力量根本无法被削减,于是——

  咔嚓!敌人体内的骨头断裂,整个人不受控制地砸向了附近的房屋,又一次引起骚动。

  第三跟第四名敌人来自于前后两个方向!

  前者手持巨大的双刃剑,后者两只手握着狼牙棒,都可以轻松地一击毙命。

  这时候的顾武原地起跳,在攻击落空的两人抬起头仰望顾武的时候,顾武却提醒他们。

  “不要忘记了,这片血雾可不是你们的场地,因为你们一开始就在我的地盘。”

  下一刻,两人脚下的大地生成了虚空的洞穴,失去落脚点的两人被瞬间吞噬进去。

  他们想要逃走,可漆黑的虚空洞穴却有恐怖的吸引力,好似要吞噬万物一样,四周的石块、水坑、堆积物都被吸入里侧,最终被流放到了无垠的空间。

  然而一个身形壮硕的敌人钻出了血雾,猛然冲刺的他伸出双臂抓住了即将被虚空吞噬的二人。

  望见这一幕的顾武停在空中,反转力量的他结束了虚空的生成,从而导致马上逃出去的两人的腿部被黑暗吞噬,只剩下从完整断截面里面流出来的大量鲜血。

  此刻落地的顾武已经击飞了两人,夺走了另外两人的双腿,在加上一人自爆,也就是说还剩下前一刻救人的那家伙。

  血雾还未消散,不过顾武一挥手,猛烈的暴风席卷现场,清理出实现良好的空间。

  之所以没有一开始就这么做,目的是为了让他们认为自己有机会,然后发起进攻。

  顾武并未动用所有能力,否则会立刻结束,而那样的结果让顾武觉得十分无聊。

  这就是变强之后的一种缺点吗?

  普通的战斗无法满足,所以会刻意拖延一下。

  话虽如此,顾武其实并不希望这样的生活继续下去。

  总之顾武清空现场之后,锁定了敌人的他在毫无动作的情况下动用了魔法。

  高等级提供的大量魔力让术式的威力倍增,效果和范围也理所当然的得到了加强,因此在最后一名敌人打算潜入民居当中绕行攻击的时候,他的面前忽然被无形的障壁阻挡。

  立刻反应过来的敌人撞击障壁后第一时间后撤翻滚,随后往侧面起跳躲开顾武的追击。

  然而顾武释放的武器已经再度追击了过去。

  敌人横向挥舞长剑,闪烁的刀光弹开了顾武的两把武器,抓住空隙的他以近乎贴地的方式奔跑起来,期间用上双臂的动作宛如野兽一般。

  化作黑影的敌人借助墙壁二次弹跳移动,顾武则是跟着对方转移目光。

  “很可惜。”

  砰!又是沉重的声音,敌人的身体好似被卡在了半空中一样,原本举起来的握着武器的右臂被折断贴在背后,因此他发出了沉闷的痛苦叫声。

  降低障壁的压迫力,顾武将其移到自己面前。

  “你们的能力是从哪里得到的?”

  “不……不会输的……这次……”

  “看来只有用让你说实话的术式了。”

  顾武重复之前的动作,泛着蓝光的右手贴在对方的头盔之上。

  “是谁告诉你们有关于我们的情报?”

  “一个男人,他戴着兜帽,身穿长袍,看不清楚,不知道是谁。”

  “制动他现在的位置么?”

  “不清楚。”

  知道顾武和阿尔泰尔的位置的人屈指可数。

  就算安兹很狡猾也不会在此刻出尔反尔,他身边的娜贝同样不可能子在这个时候放出这边的情报。

  正如最初的猜测那样,顾武心中推论出来的人选是正确的。

  其实那根本称不上是推论,结果一开始就显而易见。

  “他们来了!”

  屋顶的阿尔泰尔如此提醒顾武,尔后大量的脚步声接近过来,同时还有人们的叫喊声。

  没必要跟他们战斗的顾武和阿尔泰尔汇合,一同站在房顶上观察四周。

  “阿尔泰尔小姐,看来人们都知道我们这两个‘恶魔的内应’在这里。”

  “的确,这可不是他们突发奇想,其中必定有一个理由,也就是……那群守护者。”

  “不过我很好奇,那些守护者是如何让他们相信‘我们两个人是恶魔的内应’,毕竟口说无凭啊。”

  “在这种情况下,草木皆兵的他们加上国王的命令,不管对错都会行动。”

  这倒是没错。

  顾武也没有多想,结束思考的他接着牵起少女的手进行传送。

  脑子里面想象出来的是王都之外的景色,群青的树海、翠绿的草地,还有被林间微风路过的山丘,画面很具体,传送也十分稳定。

  转移到目的地的顾武二人轻松脱离了人们的封锁。

  在放开了少女的右手之后,顾武拿出了通讯用的魔法道具。

  接听着是安兹。

  “晚上好,安兹先生。”

  “跟外面的动静有关么。”

  安兹很聪明,猜到了顾武打电话的理由。

  “如你所说,在我和阿尔泰尔小姐隐藏得很好的情况下,还是被人发现了,而且位置也被摸清楚,安兹先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是……”

  “我们的交易很顺利,但是你的部下不这么认为,因此……由我和他们正式谈一谈吧。”

  “等等,顾武先生,你没必要……”

  “这很有必要。”

  顾武看着往远方延伸的林海。

  “我是来这里找寻过去的,而不是跟他们闹着玩的。”

  ————

  通讯结束了。

  安兹原本有话要说,但是对面的顾武并没有给他说清楚的时间。

  从刚刚的顾武的发言来看,他多半是准备去找雅儿贝德他们,双方的冲突可不是安兹想要的结果。

  真是乱来……

  安兹可不记得有让他们去测试顾武两人,毕竟与其交过手的安兹已经弄清楚了顾武的实力。

  为此安兹再度联络顾武,然而对方没有接听的意思。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安兹更换通讯道具,打算用它联络就在王都外面的某个位置待机的雅儿贝德等人。

  可是才切换通讯道具的安兹便听到了敲门声,对方似乎没有确认房主是否同意的想法,直接将其推开。

  外面站着两名王子和一名公主,也就是未来有可能接管这个王国的人。

  “飞飞阁下!恩?即便是到了休息时间也全副武装啊!”

  “两位王子和公主来这里做什么?”

  “外面有不小的骚动,说是有人发现了恶魔的内应,因此我们才来通知飞飞阁下!”

  亲自通知?

  “直接让人来就可以了。”

  “这可不行,我们也打算同行!”

  “一同行动?这样的做法可不妥。”

  “我们要亲自战斗,让人民看看王族的力量!”

  想必是妄图借助和自己一起行动的方式来取得民心吧,为的是就是告诉人民‘王族也在前线战斗’,想明白这一点的安兹仍旧不打算答应。

  “飞飞阁下,我只是过来加油的,希望您可以一路顺风。”

  “外面的事情我会处理,公主不必担心。”

  安兹朝着门口走去,两位王子还是不打算放弃跟安兹共同作战的念头。

  于是在他们开口之前,安兹强调道

  “恶魔的内应也拥有恐怖的力量,两位王子同行并非明智之选,不如中途再来支援,那时候的敌人想必也没了多少反击能力;不仅如此,在战士长昏迷的当下,所有士兵都需要两位王子的指挥,你们离开大本营并不明智。”

  “这个……也,也对,我们是负责指挥的啊!飞飞阁下去前线好了!”

  两名王子欣然接受了安兹的提议,而他们见识过恶魔的强大,内心深处恐怕也不愿意和恶魔正面对抗。

  安兹在谈话结束之时立刻离开了房间。

  “娜贝。”

  阴影中冒出战斗女仆的身影。

  “你负责城内,我去城外看看。”

  “好的。”

  简单的命令结束,安兹也在中途动用传送能力。

  现在的他并不希望雅儿贝德几人和顾武出现冲突,因为安兹很清楚,穿越者所拥有的力量,一般都是顶级的!

  :。:

欢迎大家访问:追书家
本文地址:http://www.zhuishujia.com/12_46405/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