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腥风

小说:锁龙人 作者:起床难 我要报错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刘洋打发走了六姑后唤来心腹,下令声东击西的计划,可以开始最至关紧要的环节了。而沙腊巷里的锁龙人们,饭后齐聚西屋楼上药房,研究起妙雨带回来的死气来。擅长追踪的妙天,从中很快就嗅出了不少的信息,紧接着弟子张晓生也露了一手,从中辨别出,死气可能来自于墓中钗。引出来入魔女孩逼近曾经的家,而她的老爹正在堂屋上喝酒,不知道屋外的危险正在步步逼近。只是醉醺醺的时候,觉得吹入堂屋内的夜风中,满溢着血腥的刺鼻味道。】

  灯火一点,照亮木家小院西屋楼上的药房。

  在灯火的明亮下,大家的目光齐聚张晓生的脸上,让张晓生被他们看得都不自在了。

  张晓生,之所以能嗅出是墓中钗,是因为在此之前他是盗墓贼。

  当然,他和拿着铁锹去乱挖一切的散盗是有区别的。他张晓生更是注重技术的哪一些盗墓贼。

  说白了,是盗墓贼里有真才实学的一伙人。

  他擅长嗅这一门盗墓秘诀,也就是盗墓的望闻问切四大诀窍里的闻字诀。

  只要不是深埋的大墓,以他的本事嗅一嗅山中土石,也能知道这墓穴多深多大,其中有什么。

  当然,包括了盗取魂气的那一次。

  在被滇中盗墓贼暗中称之为宝山的石寨山上,也是他的鼻子配合,才找到了那口青铜椁。

  在愣了许久之后,墨寒问起了张晓生怎么猜测死气来自于墓中钗后,张晓生不急不慢的回答道:“我在其中修道了夯土的味道,霉味和金子的味道。”。

  当说起了金子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嘿嘿一笑。

  有点得意。

  金子的味道对于他来说很熟悉,也是最喜欢的。

  这些味道综合起来,对于曾经当过盗墓贼的张晓生来说,脑中就闪过了一个念头——墓中钗。

  但是,光是有金子的味道不一定是金钗。陪葬品用金子打造的,各式各样。

  但是张晓生知道,死了的人不愿不甘和怨气会上用,一般都会朝着头顶而去,所以能成为邪物的,多是陪葬品里的金钗。

  当然了,也不是百分百绝对就是如此的。

  所以张晓生说话是没有底气十足的,倒是有几分小心翼翼的意思。

  “这倒是符合一些邪物的特征。”听了他的解说后,妙天思忖许久,微微颌首着说到:“应该说,很有这个可能的。”。

  其他弟子一下子来了兴趣,包括张晓生,都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妙天,期待着他说下去是为什么很有可能?

  妙天环视他们一番后,娓娓道来:“首先头钗和死者生前一定经常带的,不必一些手镯啊之内的东西,其次是金银更容易储存邪气,倒是玉石反而容易扭转和精华阴气邪气这一类气。所以一般阴邪之气更容易进入金银制品之中,再加上人死之后,所有气都会倒涌向上,和我们活着的时候不一样。那尸气活着邪气,不甘和不愿还有怨恨这些东西都会朝着尸体头上而去。最后,它们当然会集聚在死尸头上的头饰上。但是头饰不仅仅是有金钗,因此说是有很大的可能。”。

  他这个解释,比张晓生的更是详细也更是一目了然,让所以之前还是听得半懂的弟子们,现在都已经是完全明白了。

  “但是这样的东西就有一个特点。”墨寒接过话来,趁着弟子们有兴趣,继续给他们讲述这一类知识。

  毕竟兴趣是最好的老师;现在给弟子们讲知识,他们更容易记住,融汇贯通。

  这也是木青冥往日教她的。

  “这类东西如果不俯身,没有攻击性。这也就是盗墓贼们,为什么偷金银器物很多但不一定会惨死,哪怕哪件金银器是邪物也不一定拿到就会惨死的原因。”墨寒瞥了一眼张晓生,又道:“当然,陪葬的头饰多是金银为主也是这个原因。金银器物能吸收邪气或是阴气一类的东西,但它吸收成为了邪物之后,不至于害人也不至于会破土而出,危害民间。这些知识在现在的人中,已经很多人都说不出来了,应该说是浊胎里的人很多说不出来了。他们更觉得头饰多用金银,是因为华丽,富贵。”。

  “呵呵。”弟子们齐齐一笑,乐了起来。

  “好了,以后有的是时间教你们,那我们就按着这个线索继续追查。”墨寒见好就收,再讲下去她也不知道该讲什么了,就岔开话题对妙天道:“你和妙雨在去一次现场,看看能不能追踪到更多的线索。实在不行,明天赵良还回来家里,他对此事也很焦急,到时候让木头跟他说,让他带你去省警厅闻尸体去。”。

  赵良就是这样,一旦有案子有求于木家,他会恨不得一天往木家跑三遍。不为其他,就为了问问有没有新的进展。

  妙天才一点头,妙乐就说到:“那省警厅得说,我们木家都是怪人,有人还嗜好闻死人肉呢。”。

  此言一出,大家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今日夜里,春城的夜风有点紧有点急。

  隐隐约约都能听到,风声中带着锐啸。

  在城北一处僻静小巷深处,有一座破败的小院。

  这院子里的三间屋子里,都已经没了多少家具,院子里也是破烂居多,捡回来的或是难以出手的,都没有收拾,随意乱放在一起。

  这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拾荒者的家,但是实则不是。

  它是一个赌徒的家。

  没太多家具,是因为屋子院子的主人为了赌桌上的输赢刺激,败光了家里的一切。而这个败光一切的赌徒,此时正在没有点着灯火,应该说是点不起灯火,只能借着月光带来的微光照亮,连门板都破了的正堂上的那个干瘦老头。

  这个老头手里提着一壶酒,就坐在地上一口一口的喝着,手边有一把花生米和一小只烧鸡。

  并不是地上坐着舒服,而是这屋中的桌椅早已被老头更当了,换成了赌资后挥霍一空。

  他家里拿得出手的,就只有他身上这件打着三个补丁的单衣了。

  赌场让他曾经一夜暴富,但后来又让他渐渐的一无所有。以至于把儿子死去后托孤的孙女,也都卖去了妓院,才勉强还了赌债之后,还剩的一点点钱,够他喝点酒。

  一无所有,让老头可怜又可恨。可怜的是他现在的穷困潦倒,和好好的一个家就这样毁了,以及长生道把他引诱到了赌桌上去的。

  可恨的是,老头上了赌桌输红了眼,居然连唯一的子嗣后人,都能说卖就卖。

  其实长生道的计划办不完美,老头可以带着孙女逃走。

  但当时他就像是着魔了一样,硬是想着能在被人做局而不知的赌桌上翻本。就把孙女毅然决然的给卖了。

  然后一夜之间,只是还光了自己之前的赌债后剩下了一点点钱,连给孙女赎身都不够。

  他只能借酒浇愁,然后盘算着明日再去,用为数不多的钱财再赌。

  哪知道他的今日种种,除了有人故意设局之外,也有因果报应。

  长生道,是不会给他赎孙女的机会了的。

  几口酒下了肚,老头已经有些醉了。他放下了酒壶,抓起一把花生米塞到嘴里,缓缓慢慢的咀嚼着的同时,居然还在幻想着能在赌桌上赢钱的事。

  真是天都黑了,还做白日梦的典型代表。

  现在不用长生道鼓动,他也能自己走上赌桌。

  最终,就是输的一无所有,到时候连烧鸡和酒,都没得他喝的了。

  但老头是不会反省的,当他决意卖了孙女的那一刻开始,他已经置身于深渊之中无法自拔了。

  把嘴里嚼碎了的花生米咽下肚去,老头打了个馊臭的酒嗝。

  他抬眼看向了敞开的屋门外,月光清冷夜风呼啸。

  他一吸鼻子,嗅到了迎面而来的夜风之中有淡淡的血腥味夹杂其中。

  老头有些醉了,还以为自己的幻觉呢,但是好奇驱使着他又动了动鼻子。

  很快,他确定自己没有出现幻觉,也没有鼻子出现问题。今日在天地间回旋的夜风之中,确实带着一股刺鼻的血腥。

  之前还很淡,现在变得越来越浓。

  老头很像是置身于屠宰杀猪的屠户家里一样,闻着这血腥也没有恐惧和害怕,反而自言自语的嘀咕道:“谁家晚上还杀猪宰羊啊。弄得我都想要去他们家,讨一块肉吃了。”。

  说罢老头嘿嘿一笑,站起身来,好像真的是要去厚着脸皮讨来一块肉。

  但是他已经喝得有些微醺了,才站起来一个踉跄,又跌坐在了地上。

  他没有疼得大叫,反而笑了起来,开怀的笑。

  同时伸手摸了摸脸颊,刚才迎面而来的夜风让他脸颊有点痒。一摸一挠后,又好了。

  黑暗中,他根本看不到他头顶上,满是尘埃的横梁上有黑发如蛛丝一样,缓缓降了下来。

  “你后悔吗?”

  “你后悔吗?”

  就在老头自顾自的欢笑几声后,他忽然听到了耳边,有这么一个声音传来。

  低沉有阴森,就在他的左边。

  老头吓得立马转头,遁声望去,却只是看到了一片黑暗,而声音已经消失。

  他没有看到是谁在他身边,当然他这里一无所有,不可能有盗贼光顾。

  老头再次以为自己喝高了,又出现了幻听了。

  只是迎面而来的夜风中,血腥味儿更重了。

  就在这个置身于黑暗中的老头,安心了一些的时候,那个低沉阴森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次来自于他的身后:“你有愧意吗?”。

  “谁啊!”

  老头怒了,大吼一声转头一看,也是一片黑暗,除此之外没有其他。

  当然他不会注意到,自己头顶上横梁上垂下来的头发,也越来越长,距离他花白的头发越来越近,更是越来越密。

  老头一怒过后什么都没有看见,有点心惊胆战了。

  老头结局如何?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欢迎大家访问:追书家
本文地址:http://www.zhuishujia.com/12_46635/545/